【2020 ASCO研究者说丨汪进良教授】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在肺鳞癌取得突破,疗效与安全性俱佳或成无化疗新选择

发布日期:2020/6/19 21:16:09 字号:

肺癌是最常见和致死率最高的恶性肿瘤之一,肺鳞癌约占非小细胞肺癌的30%,与近年屡有突破的肺腺癌相比,肺鳞癌有效治疗方法不多,患者预后较差。令人欣慰的是,随着化疗、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的不断研究和深入优化,肺鳞癌的治疗有了诸多进展。


近日,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汪进良教授参与开展的“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一线治疗晚期肺鳞癌的Ⅱ期研究”成功入选2020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在全球肿瘤学界最高学术舞台上展示中国原研药物——程序性死亡受体1(PD-1)抑制剂卡瑞利珠单抗和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阿帕替尼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也展示了中国肿瘤学者的风采。本刊邀请汪教授为您深入解读此项研究。


专家简介

汪进良教授.jpg

汪进良教授

医学博士,解放军总医院肿瘤内科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青年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

分子肿瘤与免疫治疗专委会常务委员、秘书长

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肿瘤免疫治疗专业委员会

常务委员、秘书

中国老年学学会老年肿瘤专业委员会(CGOS)

姑息与康复分委会常务委员

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肿瘤学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姑息与康复专委会常务委员

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药学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生命关怀协会疼痛诊疗专业委员会委员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基金评议专家

《中国药物应用与监测杂志》审稿专家

《中国肿瘤临床》审稿专家

《癌症进展》审稿专家



研究者说


采访 - 副本.png


原文视频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p0NJGZJY5RGnm6397tAk9w


01

 四大因素导致肺鳞癌难治,免疫治疗或可改变局面

Q:

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肺鳞癌难治的原因是什么?其发病特征以及目前的治疗现状如何?

A:

汪进良教授:我们都知道,肺癌患者中大约85%均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腺癌和鳞癌是其中最常见的两种类型。说鳞癌难治,其实是与腺癌相比较而言的,其难治原因主要有四点。


  • 手术机会较小。从发病特征上而言,鳞癌患者很多为中央型肺癌,腺癌患者则更多为外周型。即使被诊断时肿瘤大小类似,因为肿瘤更可能侵犯肺门、血管等原因,中央型鳞癌患者更可能无法接受手术,造成了鳞癌患者的手术机会低于腺癌患者。


  • 靶向治疗机会较小。腺癌患者多存在敏感的驱动基因突变,如EGFR突变、ALK融合、ROS1融合等,在亚裔尤其是中国人群中,此比例可高达50%。这使得许多腺癌患者均可以接受适合的靶向药物治疗,口服药物治疗即可大幅改善生存率和缓解率,不良反应也容易耐受。而对于鳞癌患者,文献报道存在敏感驱动基因突变的患者比例低于4%,实际临床中,仅发现1~2%的鳞癌患者存在突变,使得其接受靶向治疗的可能性很低。


  • 抗血管生存治疗机会较小。对于没有敏感驱动基因突变的腺癌患者,还可在化疗的基础上联合应用另一种治疗——抗血管生成治疗。众多研究已经显示,腺癌患者在接受以化疗为主的基本治疗后,加用贝伐珠单抗可以明显提高缓解率,延长生存时间。但遗憾的是,由于鳞癌患者肿瘤侵犯大血管的风险较高,应用贝伐珠单抗后可能出现严重出血并发症,导致此部分患者又少了一种重要的治疗方案。


  • 化疗方案有限。腺癌患者应用培美曲塞化疗具有有效和低毒的特点,而此药物被用于鳞癌治疗时的疗效却不甚理想。培美曲塞单药或培美曲塞联合贝伐珠单抗是腺癌患者的有效维持治疗之选,而鳞癌患者却缺乏此种有效的维持治疗方案。


综上所述,以上四大原因共同造成鳞癌的药物选择有限,治疗预后不佳,这便是鳞癌难治的主要原因。


免疫治疗的发展可能部分改善了鳞癌治疗的现状,对于PD-L1表达50%以上的免疫治疗优势人群,可以考虑PD-1单抗单药治疗。除此之外,还可以考虑PD-1单抗联合化疗。化疗是鳞癌的基本治疗手段,PD-1单抗则是最新治疗技术,两者联合,可给鳞癌患者带来更有效的治疗。


02

 联合方案有效性与安全性出色,助力登上2020 ASCO

Q:

您参与开展的“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一线治疗晚期肺鳞癌的Ⅱ期研究”成功入选2020 ASCO,您觉得该项研究得到国际学术界关注与认可主要有哪些原因?研究的主要疗效和安全性终点如何?

A:

汪进良教授:本项研究能够得到2020 ASCO关注的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由于以上所说的鳞癌治疗困境,其新诊疗方案相对更受学者关注。其次,目前化疗是鳞癌的主要治疗方案,但部分患者因为不能耐受化疗、不愿接受化疗等,经常询问医生自己是否可以如腺癌患者一样接受Chemo-free——免于化疗的方案,该项研究能否给患者提供Chemo-free之选成为人们关注之点。再其次,既往以贝伐珠单抗为代表的抗血管生成治疗是鳞癌治疗的相对禁忌证,本项研究观察了小分子多靶点抗血管生成药物阿帕替尼联合针对PD-1靶点的卡瑞利珠单抗的疗效和安全性,其是否具有出血不良反应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最后更重要的是,该项研究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数据结果出色,这是ASCO认可该研究的重要原因。


在焦顺昌教授和胡毅教授的指导以及全科室成员的支持下,截至今年2月份ASCO年会截稿时,研究共入组了26例晚期肺鳞癌患者。在17例可评价疗效的患者中,13例患者出现了明显的肿瘤缓解,提示此方案的客观缓解率可达到76%,另外4例患者病情稳定,也就是说,所有患者的肿瘤都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目前此研究的生存时间数据不够成熟,预估无进展生存期(PFS)在8个月左右,与KEYNOTE-189研究中的PFS相似。不良反应风险方面,最常见的不良反应多是单独应用卡瑞利珠单抗和阿帕替尼时已经发现的不良反应,例如高血压、皮疹、反应性皮肤毛血管增生症(RCCEP)、手足综合症等,并无两药联合后的新不良反应,在处理后也可以得到有效控制。最担心的抗血管生成治疗的不良反应是严重出血事件,但在此项研究中并未发现。有数例患者在入组时,由于肿瘤侵犯主支气管,出现了痰中带血的情况,而在接受三个及更多周期的治疗后,出血情况反而好转,提示贝伐珠单抗的出血风险并不可类推到阿帕替尼。在本研究中,有两例患者分别出现了间质性肺炎和高血压,但在及时处理后患者可以耐受治疗。


综合疗效和安全性数据,提示此方案可能成为未来有希望的鳞癌治疗方案之一,也正因如此,该项研究获得了ASCO 2020年会的认可。


03

 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或将成为肺鳞癌新选择

Q:

目前,PD-1抑制剂联合化疗是晚期肺鳞癌的一线标准治疗,该项研究中,您选择以PD-1抑制剂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方案,是基于怎样的考虑?此类方案的应用前景如何?

A:

汪进良教授:临床中发现,肺癌患者应用PD-1单抗虽然有一定疗效,但无论PD-L1表达情况如何,免疫单药治疗的总体缓解率相对有限。为应对此问题,免疫治疗联合其他方案成为新选择,也即是说,当下已进入了免疫治疗2.0时代。在制定该项研究的治疗方案时,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已在其他领域显示出良好的疗效,而阿帕替尼等小分子多靶点抗血管生成药物也在鳞癌的治疗中显示出了一些疗效,药物也比较安全,其严重出血风险较贝伐珠单抗明显更低。在2018年和2019年的ASCO大会上,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已经在NSCLC后线治疗中表现出良好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因此本研究也考虑联合应用此两种药物。

此次的积极结果也给了我们更多信心,后续在更多循证研究中进一步验证此结果,以期为我国肺鳞癌患者提供更多治疗选择。


研究简介

“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一线治疗晚期肺鳞癌的Ⅱ期研究”共纳入26例晚期肺鳞癌,其中17例患者可评估,患者中位年龄67岁,男性占92.3%,临床Ⅳ期百分比为57.7%。中位随访3.1个月(0.4个月~13.7个月)。结果提示,13例患者(76.5%)达到部分缓解,4例(23.5%)疾病稳定。17例可评估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和疾病控制率(DCR)分别为76.5%和100%。